排名推广 | 企业宣传 | | 加入桌面
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贸易学院 » 正文

又有“假理财”!券商员工联手农行支行领导 骗了1000万拿去炒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8-30  浏览次数:0
核心提示:又见万万级别诈骗大案,所谓的“内部员工理产业品”根本子虚乌有,上万万元投资款大多被投入了股市。而两名

  又见万万级别诈骗大案,所谓的“内部员工理产业品”根本子虚乌有,上万万元投资款大多被投入了股市。而两名始作俑者还都是金融从业职员,一个是原长江证券某业务厅客户司理,一个是原农行某支行副行长。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对胡某兵和姚某合同诈骗罪的二审刑事讯断书,这起跨越数年的大案终于灰尘落定。

  合同诈骗上万万元

  裁判文书显示,本案被告人之一的胡某兵出生于1981年10月,原系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央路业务厅客户司理,2011年10月12日入职,2014年12月31日去职。

  而另一被告姚某,出生于1970年4月,原系中国农业银行南京尧化支行副行长,2017年11月去职。

  裁判文书显示,卖力本案一审的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认定,2013年9月至2017年11月间,被告人胡某兵、姚某以购置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内部员工理产业品为由,以签署委托投资理财协议书、小我私人投资理财协议书,答应保本保息,每月向被害人支付利钱的方式,骗取被害人罗某甲、罗某乙、周某向被告人胡某兵、姚某的小我私人账户汇款。

  法院认定,两名被告人使用小我私人账户炒股、支付利钱等,终极亏空无力还款。

  详细来看,被害人罗某甲、罗某乙、周某分别先后向被告人胡某兵的小我私人账户汇款共计540万元、100万元、400万元,被害人罗某甲还向被告人姚某的小我私人账户汇款人民币100万元。2017年,姚某向被害人罗某甲归还人民币100万元。

  而在支付的利钱方面,胡某兵、姚某分别向被害人罗某甲支付利钱人民币160万元左右、向被害人罗某乙支付利钱人民币24万元左右、向被害人周某支付利钱人民币111.28万元左右。被告人胡某兵根据被害人汇至其账户的金额每月向被告人姚某支付4‰的用度。

  内部员工理产业品年利率18%?骗局!

  那么,胡某兵和姚某是如何完成这场骗局的呢?从本案受害人罗某甲的故事,就能大抵还原案件的轮廓。

  裁判文书显示,据姚某供述,2013年上半年,胡某兵说有一款面向内部员工的理产业品,年利率18%,问能否找罗某甲出钱买理财,跟罗某甲说是年利率12%。并从中拿出4.8%年利钱给姚某做报酬。姚某于是找到客户罗某甲,先容了这款产物,并表示“只能把钱给胡某兵,让他以内部员工身份操作”。

  “其时为了让罗某甲信赖我们,就跟罗某甲说我和姚某一人投了5万元,实在就是搞个流水给罗某甲看,姚某当着罗某甲的面向我的账户转账5万元,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分批转回姚某。”胡某兵表示。

  通过投钱打消罗某甲最初的怀疑后,从2013年起,胡某兵、罗某甲和姚某先后配合签署了6份委托投资理财协议书,其中姚某是作为胡某兵和罗某甲协议的担保人。今后,姚某用同样的要领找到了周某和罗某乙,并和他们签署了合同。

  胡某兵供述称,他和罗某甲、周某、罗某乙签的合同主要内容是:他作为受委托人,罗某甲、周某、罗某乙作为委托人,姚某作为担保人。合同约定他拿委托人资金代为投资,一年限期内给委托人利钱,在协议到期后归还委托人全部本金。

  胡某兵表示,协议约定投资资金只能由证券公司管理做权益产物抵押融资项目投资,不得将资金挪作他用或从事违法活动,以确保资金使用宁静。由证券公司管理做权益产物抵押融资项目投资就是投资一些风险比力低的项目,好比基金、银行票据、抵押等。协议上没有与委托人约定拿资金去炒股。

  裁判文书显示,收款人为胡某兵的合同约定的投资范围为“由证券公司管理做权益产物抵押融资项目投资”或“甲方对乙方的投资资金举行投资,不得将资金挪作他用或从事违法活动”。2015年5月27日收款人为姚某的合同约定为“在操作历程中所举行的操作必须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主要以现金管理为投资偏向。如果风险超出甲方所能蒙受的范围或资金使用超出约定的范围(投资股市),操作方必须在24小时内对所投偏向举行调解”。

  现实上,正是胡某兵编造了这个所谓高年化的内部理产业品骗局。

  据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理产业品大要分两类,一类投资于钱币市场,年化收益率约5%左右;另一类可投资于股票、期货等市场,无固定收益。长江证券没有刊行贩卖过年利率18%的理产业品,也没有刊行过针对内部员工的理产业品。长江证券于2011年9月刊行《长江证券逾越理财优享红利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为无固定收益理产业品,胡某兵未在长江证券购置过包括上述理产业品在内的理产业品。

  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央路业务厅出具的情况说明也证实,该公司从未推出任何名为“长江证券逾越理财内参集合计划”的理产业品。

  试图用炒股“钱生钱”却巨亏

  现实上,胡某兵和姚某骗来的这些钱末了大部门都进入了股市。“一开始协议上有关于股票投资的内容,但姚某看了后认为客户看到不太好,就让我把关于股票的内容删掉,由于我们两人私下讲是拿这些客户的钱去炒股,但跟客户说是去买理产业品,以是给客户看到后他们肯定不会把钱给我们了。”胡某兵表示。

  “我们拿的钱大部门用于投资股票”。胡某兵供述,其股票买卖操作主要在董某、黄某和吴某证券账户中举行,其中黄某和吴某是在长江证券开的户。

  胡某兵炒股的战绩可谓惨淡。从2013年至2017年期间,胡某兵在董某账户统共丧失60万元,吴某账户则是前后在内里投了80万元-100万元左右,胡某兵独自控制的黄某账户,从2013年到2017年3月份,统共注入六七百万元,“末了剩下十五万元左右”。

  胡某兵表示:“2012年至2014年我年收入8万元-10万元左右。骗取罗某甲第一笔钱款时,我和姚某思量过股票市场会存在亏损,我们认为到时就算亏,亏到90万元我们就不操作了,大不了我们一人亏5万元。但厥后骗到的钱越来越多时,我们就没思量到这个问题了。另有其时行情很好,也被冲昏了头脑,以为肯定没有问题。”

  裁判文书显示,胡某兵供述,姚某是从2015年开始知道股票亏损的,直到2017年5月自己的资金已跟不上,实在瞒不住了,才摊开和姚某说“亏了许多”。

  私刻公章伪造质料被识破

  胡某兵和姚某布下的这个局,刚开始还能运行。

  受害人罗某甲表示,投资协议约定是按月付息,从2013年9月到2015年6月每月都定时付利钱。2015年6月28日至2017年5月28日,姚某也都是根据每个月1万元打钱给自己,共打了24万元。

  但随着在股市的巨亏,胡某兵和姚某的这个“庞氏骗局”渐渐无法维持。

  “根据老例,每个月10号和20号要付给我利钱,2017年5月没有给我,我问姚某怎么回事,姚某让我向胡某兵要。”罗某甲表示,颠末联结,姚某和胡某兵把所谓“长江证券理财赎回表”和“长江证券公司对账单”给自己看,以表明钱是宁静的。之后照旧无法付息,两名被告人又给罗某甲看了一个“长江证券逾越理财内参集合计划到期通知”,以理产业品的钱“暂时关闭”的来由继续拖延时间。

  2017年11月,罗某甲带着手头的质料去长江证券核实,发明是伪造的。

  胡某兵表示,罗某甲手里的长江证券公司的质料是伪造的,上面的“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央路证券业务部”章和“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央路证券业务部专用章”是胡某兵自己私刻的。

  “由于我拿这些钱去炒股都亏了,又不敢跟他讲,就伪造这些质料给他看,让他信赖我是拿他的钱去投资的,而且账户上另有钱。”胡某兵说。

  详细来看,胡某兵伪造的质料中有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长江证券逾越理财内参集合计划到期”的通知、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理财赎回申请表”、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央路业务部的对账单。

  “2016年的时候我给罗某甲、周某、罗某乙看过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央路业务部的对账单,2017年的时候给他们看过”理财赎回申请表“和长江证券关于”长江证券逾越理财内参集合计划到期“的通知。第一次给他们看的目的是担心有人拿回本金,由于其时有人资金到期,怕他们拿回本金。第二次是由于我手上的钱全部亏光了,骗他们说这些钱由于长江证券的缘故原由暂时拿不出来。”胡某兵表示。

  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央路业务厅也证实,关于长江证券逾越理财内参集合计划到期的通知、理财赎回申请表、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央路证券业务部对账单及以上质料所盖公司公章均不是由该公司提供。

  2017年12月,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胡某兵、姚某先后被刑事拘留。

  两人均获刑十年以上

  原审判断认为,被告人胡某兵、姚某以非法占据为目的,在签署、履行合同历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二被告人的举动均组成合同诈骗罪,系配合犯法。被告人胡某兵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恶行,系坦白,对其予以从轻处罚。

  一审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被告人胡某兵有期徒刑11年,罚金人民币30万元;判处被告人姚某有期徒刑11年6个月,罚金人民币30万元,并责令被告人胡某兵、姚某退赔被害人经济丧失。

  胡某兵和姚某不平一审判断,均提出上诉。

  胡某兵及其辩护人提出,胡某兵虚构购置理产业品,实为用于股票投资,属于民事敲诈举动。

  姚某的辩护人提出,姚某的举动不组成犯法。姚某先容被害人投资理财的项目不是风险较大的股票投资,胡某兵私自将被害人的投资款用于炒股,姚某对此完全不知情,以是姚某没有非法占据的目的,无犯法存心。

  关于上诉人胡某兵、姚某的举动是否组成合同诈骗罪的问题,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经查,在案证据证实,胡某兵、姚某虚构理产业品项目,与各被害人签署理财协议,骗取被害人的资金后,现实用于高风险的炒股并造成巨额亏损,无力归还被害人的资金,故其非法占据被害人财物的存心明显,不属于民事纠纷,其举动切合合同诈骗罪的犯法组成,应当认定为合同诈骗罪。至于姚某是否明知胡某兵伪造长江证券有限公司印章及对账单、理产业品等质料,不影响对姚某犯法举动性子的认定。

  终极,二审法院认为原审判断基本事实清晰,证据确实、充实,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正当,应予维持。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济南癫痫病医院 http://www.soujibing.com/show.php?id=11332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按分类浏览
国内新闻 (55630) 行业资讯 (55744)
经济动态 (55363) 国际观察 (55766)
贸易学院 (55223) 商旅生涯 (55362)
 
点击排行